6个阿婆捡到一万元钱 每人索要一千元99.0感谢费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17
  • 来源:长沙新闻网
装有1万元的钱包丢了,几个阿婆说她们捡到了,失主王女士这起遭遇本来应该是“喜剧”,最后却成了“闹剧”,以争执、报警收场。原因是阿婆们索要“每人给一千元”的报酬,民警接警赶来,王女士最后未付报酬便拿回失物。  昨天下午5点左右,在同安工作的王女士去同安西池小区附近的一家银行取款1万元,她乔迁新居,当晚准备宴请亲朋好友,出了银行,王女士还检查了一遍钱包,随后把钱包放进了她肩上背着的学生书包里。  走出10多米远,王女士不放心,还想再检查一下钱包,这下子吓了一跳,书包的拉链是打开的,刚刚还在的钱包,竟然不见了,钱包内有一万元现金和手机,还有银行卡等物。  王女士怀有关长江的资料疑是自己刚才忘记把书包的拉链拉好,还是有小偷拉开了拉链偷走了钱包?她马上转头回去找,此时,坐在银行门口有几名阿婆指着她讲本地话,“我心里想,会不会是阿婆们看到了小偷?”王女士上前一问,几名阿婆说她们捡到了钱包。  不过,阿婆们提出,要王女士给点报酬,王女士心想,若是两三百元,她还是能接受的。随后,王女士打电话给哥哥,阿婆们无意中听到,钱包内有现金1万元。  王女士称,阿婆们起初只同意归还钱包里的手机和银行卡,但不归还现金,她没答应。随后,带头的阿婆又提出,给她们6个人每人1000元的报酬,王女士不肯。见没办法谈妥,阿婆们又提出,要不每人给500元也行。这一双方讨价还价的细节,由于记者没能采访到阿婆们,因此只是王女士单方的说法。  双方争执了近半小时,不能达成一致,王女士选择报警。下午5点50分左右,大同派出所民警吴蓬年赶到现场。他说,刚抵达时,场面闹哄哄的,有的人还在瞎起哄,不过没有发生吵架或冲突,他听到,人群中有人提出:“要不一个人给两三百元也行。”  吴警官说:“人家是外地来打工的,赚点钱也不容易,你们就当是做好事,不要太计较。”最后,在吴警官的耐心劝说下,仅花了5分钟,聚集了半个小时的人群一下子就散了,王女士拿回了钱包。【编后】  对于这则新闻涉及到的拾金不昧该不该得报酬,合理的报酬尺度应该是多少?你有没有这方面的经历?欢迎读者致电晚报市民热线5589999与我们分享。【观点】适度索要报酬可以接受  市民廖先生也有过丢钱的经历。他认为,捡到了一万元,如果阿婆索要的只是两三百元的话,是可以接受的,若索要数千元的话,那就另当别论了。“对捡到钱包的事情,要具体分析,给予报酬的数额,要在失主能接受的范围内”。报酬应由失主自愿不能强迫或要挟  市民黄女士说,在当今的时代,拾金不昧似乎已经过时了,不过作为一种传统美德,还是应该要倡导。无论给不给报酬,都是要出于失主自愿,不能强迫,更不能以不归还失物相要挟,那样的话,显然是不合适的。  【记者手记】合理得偿切莫变味为攻击漏洞  子路救了一个溺水者,可以得到一头牛的酬劳,他不接受,被孔子点化后才接受。孔子说,救人得到一头牛,以后鲁国有人溺水,愿意相救的人就多了。  民众朴素的观念讲究好人好报、善有善报之类的因果回报。除了部分道德感超强的人之外,做好事希望得到肯定或适度回报,也是人之常情。失主丢失一万元,如果不是经济窘迫的话,掏出几百元回报拾金不昧者,既可以当成一种善意的回应,也可算作对自己疏忽的一种惩戒。当然,前提是双方你情我愿。  多元化的中国,多种价值观并存,不承认现实中各种心态的真实存在,就无法真正有效地提升社会风气。捡到财物,有三种心态,一种无偿交公或还失主;一种是昧着良心私吞了;一种是还失主,但希望能得到一定报酬,虽然价值比拾获的财物小得多,但自己受之无愧,心安理得。我们倡导第一种心态,是道德层面,但从社会管理上看,允许适度酬谢拾金不昧者,虽然对于存心私吞者没有意义,但无疑能把第三种心态者积极地纳入到社会良好秩序的循环中。  那几名阿婆拾金不昧,非常值得表扬。但倘若真如失主所述:一开口就索要“每人一千元”,这样的“酬劳”性质已经变味,它超离了归物得偿的本质,性质变成了“攻击漏洞”的丛林法则。有人买了一瓶啤酒,发现瓶壁有污垢,致电报社要求曝光,并要供应商给他巨额“赔偿”。要求得到满足后,他致电报社说“那个事情我们自己解决了,你们不要报了”。因为掌握别人的疏忽、漏洞、错误,进而要挟得到相应的利益,这种心态跟归物得偿完全不是一回事。广州去年出台相关的规定,失主领回失物,可以在自愿基础上,拿出10%的价值酬谢拾金不昧者。这10%,我觉得可以作为一种良性循环的参考尺度,但一定要记住,前提是自愿。